传统与新兴文学教育如何携手并进

“五四”以来,文学教育一直是一个重要话题,文言与白话、审美与功利等命题的讨论一直进行着。这种讨论背后折射的是时代、文化、文学、教育等诸多要素之间的复杂关系。而关于“文学教育的危机”则主要是21世纪以来文学界与语文教育界共同关注的话题,且这种“危机”的形式是百年中国文学教育所未遭遇的。为什么21世纪的文学教育会出现危机?在这种危机面前,文学教育如何应对?这些都是值得讨论的问题。

图像的平面性与拼贴性,可能取代文字的人文性与审美性

关于“文学教育的危机”,有学者认为,随着大众文化的崛起、文学消费思潮的盛行、审美取向的泛化和转型期各种社会问题的凸显,今天的文学教育正受到大众文化、文学世俗化和庸俗化,以及阅读图像化的外部冲击。就文学教育内部而言,审美特性异化为科学认知、价值理性异化为工具理性等问题直接导致了文学教育的危机。

所谓“危机”,一般频发于文化转型的历史时期。新时期以来中国的文化转型集中表现在审美文化向消费文化、语言文化向视觉文化转型等。这些不同层面的文化转型,都对文学教育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而影响最大的便是语言文化向视觉文化或图像文化的转型,因为这是传播媒介的变革,一种由语言媒介向图像媒介的转变。

以语言文字媒介为中心的文化,特征是“富有逻辑的复杂思维,高度的理性和秩序,对于自相矛盾的憎恶,超常的冷静和客观以及等待受众反应的耐心”。而以图像为中心的文化则以娱乐为核心,“所有的内容都以娱乐的方式表现出来”,需要营造的是形象而不是抽象和复杂,“它使信息变得没有内容、没有历史、没有语境,也就是说,信息被包装成娱乐”。因此,从“语言文字”媒介向“图像屏幕”媒介的转变,“纸上”向“屏上”转变,不仅是一种传播形式的变革,也是一种传播内容的变革,这种变革对传统的文学教育带来冲击。

当图像代替文字成为我们认识世界的方法和途径,并逐步演变成一种思维方式时,以视觉的浅层愉悦和感官的直接刺激为特征的图像阅读取代语言文字阅读也就无法避免。对图像阅读带来的问题,德国社会学家西梅尔曾提出批评:“现在没有哪一种刺激物能比感官的愉悦和神经的麻痹更值得享受。还有谁想要了解严肃和安静的艺术?这种艺术必须用灵魂来寻觅才能完全心领神会,而灵魂是这个欣赏者所必须首先拥有的。今天我们所要求的快感是能以某种方式刺激那些神经的快感,所有稍稍深刻的内容都必须加以排除。”

语言文字建构的美学世界需要我们深入体验、感知与追寻,而图像呈现在我们面前,直接带来轻松、扁平的感受,不需要思维的深度介入,“以揭示的方式遮蔽,以在场的方式不在场,以其强制性的嵌入方式迅速占据我们思维空间,使我们思维失去‘延迟’的时空,也就失去了沉思、体悟的时空,它以瞬间的揭示遮蔽其背后隐匿的东西,‘不在场’的‘召唤’被迫搁置”。

在图像阅读过程中,内容丰富多彩,我们却一无所获,我们自以为看尽了人世百态,但心灵则日益浅薄与苍白。读图取代了读文,图像的平面性、感官性、瞬间性与拼贴性,可能就取代了文字的圆整性、思考性、人文性、想象性与审美性。“‘不在场’的‘召唤’被迫搁置”,导致在充满想象的文学阅读中,深层情感互动消失殆尽,精神世界的丰富性、思想世界的多元性也就不复存在。

在图像世界里,在感官刺激与瞬时享受中,审美感知能力渐行渐远,即便是文字阅读也会选择那些浅直的图文书、动漫书,更有甚者对传统的文学经典进行戏说与演绎,曲解与颠覆。由此,在生命成长中所必需的养料如人文精神、审美情怀、情感品质等也就逐渐减少乃至消失,通过文学教育来影响人、塑造人的功能也就随之被削弱丧失。

对文学作品的接受就是在语言中追寻精神归宿

文学教育以语言为核心。读者通过文学世界里的各种审美元素走进一个独特的情感和审美空间,在获得审美愉悦、人生启迪与情感净化与升华的同时,也使文学作品的审美品格、精神内涵与文化意蕴得以生成。这一切都建立在对作品语言深入阅读基础之上。语言,是人类“诗意栖居”的主要载体。在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看来,只有“思想者和作诗者”才有让我们获得“诗意的栖居”的可能,从而构建精神家园。这是因为他们的语言闪耀着诗性的光芒,这些光芒伴随着我们的人生之路,照亮生命与人性,在困苦中奋力前行。

文学通过语言承载了个人与人类命运的全部历程,对文学作品的接受就是在语言中追寻内在根基与精神归宿,追寻外在的理想世界与情感皈依。文学正是以这种独特的形式揭示了“人生的意味、生命的存在和命运的悲怆”。正因此,文学教育史也是人类精神皈依的心灵史。

“诗意的栖居”必然依靠读文而不是读图。语言是文学接收者与他人、自然、社会,与过去、现在、未来的纽带,人们在读文的过程中走向语言建构的自足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跨越时空,打开自身,与作品、作者、世界对话,也与自我对话,在语言的世界里进行情感的沟通与交流,实现思想的撞击与共鸣,并观照自我与世界,从而启迪生命、提升境界,通过语言世界在现实世界建构诗意人生。图片化、音响化、戏说、搞笑化等娱化乐形式严重影响文学文本的处境。

如果说,图像曾经作为必要的补充丰富着文学教育,那么当图像以其巨大的力量挤压以语言为重点的文学教育之时,大力倡导回归语言文字的阅读,尤其是回归文学经典的阅读也就更显示出其重要的意义,因为文学经典是全人类的精神财富和思想资源。

大众文本和影像文本都可以纳入文学教育

当然,倡导传统文学经典阅读回归的同时,也要直面时代的文化现象。我们应以一种开放的心态和足够的自信去面对图像时代。要关注传统意义上文学教育所遭遇的危机,更应该深入思考,在“读图时代”文学作品的接受应该以一种怎样的方式延续,图像阅读如何与纸质作品相结合,怎样在传统的文学阅读中利用现代科技,也许这些问题的思考与解决能使“读图时代”的文学教育焕发出新的生机。

其实,图像与语言文字之间同样可以建立良性的互动关系。在中国电影发展进程中,很多成功的电影作品背后都有审美、艺术、思想等方面俱佳的文学作品作支撑。而在一个网络文学迅速发展与图像文化流行的年代,对“文学经典”的内涵也要有新的理解,应该以动态的、历史的眼光来看待,也许今天被视为“流行与通俗”的文学作品,在明天就成为“经典”。文学教育对“经典”的选择可以釆用多元方式,不应囿于传统的经典作品,大众文本和影像文本都可以纳入文学教育,从而为多元的审美需求提供多元的选择,吸引更多的年轻读者,以促进文学教育的发展。

除了文学教育的内容需要创新之外,文学教育的方式也需要创新。文学教育的核心是审美精神的培养,图像文化的流行将审美“日常生活化”,这种在日常生活中积累的审美体验,与传统文学教育方式有很大的不同,它能为图像时代的文学教育提供重要的审美基础。显然不能只采用传统语言文化的方式进行审美教育,因为一个文学作品采用语言媒介还是图像媒介,所带来的审美体验是有差别的。因此,采用什么样的方式把“日常生活”的图像审美积累与语言文本审美教育有效结合起来,是“读图时代”文学教育的一个重要话题,需要不断探索。

“读图时代”文学教育面临危机,是必须直面的现实,但“危机”中同样也孕育着“转机”,面对语言文化向图像文化转型的历史情境,我们要倡导语言阅读的回归,也应看到文学教育新内容与新方式产生的可能。坚持以开放的态度、科学的精神不断创新,文学教育的未来依然值得期待。

(作者:黄 敏,系赣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posted @ 22-05-07 12:56  作者:admin  阅读量:
极速28平台,极速28官网,极速28网址,极速28下载,极速28app,极速28开户,极速28投注,极速28购彩,极速28注册,极速28登录,极速28邀请码,极速28技巧,极速28手机版,极速28靠谱吗,极速28走势图,极速28开奖结果

Powered by 极速28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